关于成语爱屋及乌的意思及解释

  • 关于成语爱屋及乌的意思及解释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四字成语

什么叫爱屋及乌

爱屋及乌(àiwūjíwū)

解释因为爱一个人而连带爱他屋上的乌鸦。比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地关心到与他有关的人或物。

出处《尚书大传·大战》“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

用法连动式;作谓语、定语、分句;含褒义,形容过分偏爱或爱得不当

示例子存宠上了小老婆,未免“~”,把他也看得同上客一般。(清·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十四回)

近义词相濡以沫民胞物与

反义词爱莫能助、殃及池鱼、迁怒于人

英文Loveme,lovemydog.

典故

传说,殷商末代的商纣王是个穷奢极欲、残暴无道的昏君(参看《助纣为虐》)。“西伯”(西部诸侯之长)姬昌,即后来的周文王,因为反对纣王曾被囚禁,想了很多办法才得以出狱。当时,周的都城在岐山(今陕西省岐山县),周文王回到岐山后,下决心要推翻商朝的统治。他首先聘得军事家姜尚(即姜太公)为军师,积极练兵备战,又兼并了邻近的几个诸侯小国,势力逐渐强大起来。接着,又将都城东迁至丰邑(今陕西省户县附近),准备向东进军。可是,迁都不久周文王逝世了。

周文王的儿子姬发继位,即周武王。姜太公继续担任军师。武王的同母弟姬旦(即周公),异母弟姬奭〔shì〕(即召公)是武王的两个得力助手。同时,武王还得到了其他几个诸侯的拥护。于是,武王正式宣布出兵伐纣。大军在孟津(今河南孟县之南的一个黄河渡口)渡过黄河,向东北挺进,直逼商朝的朝歌(今河南淇县东北)。因为商纣王已失尽人心,军队也多不愿为他送命,于是逃的逃、降的降,起义的起义,朝歌很快就被攻克。纣王自杀,商朝就此灭亡。以后的八百年,便成了周的天下,称为周朝。

当周武王攻克朝歌之初,对于怎样处置商朝遗留下来的权臣贵族、官宦将士,能不能使局面稳定下来,武王心里还没有谱,因此有些担忧。为此,他曾同姜太公等商议。汉朝人刘向编撰的《说苑·贵法》里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

“武王克殷,召太公而问曰:‘将奈其士众何?’太公对曰:‘臣闻爱其人者,兼爱屋上之乌;憎其人者,恶其余胥。咸刘厥敌,使靡有余,何如?’”

大意是说:周武王打败了殷商,召见姜太公,问道:“该怎样对待他们的人员呢?”太公答道:“我听说,如果喜爱那个人,就连带喜爱他屋上的乌鸦;如果憎恨那个人,就连带夺来他的仆从家吏。全部杀尽敌对分子,让他们一个也不留,您看怎样?”

原文中所谓“余胥”,是指地位最低下的小吏,奴隶主贵族的管家之类。(余,末等的意思;胥;胥吏。)

汉朝人伏胜编撰的《尚书大传·大战》里也有类似的记载:

“纣死,武王惶惶若天下之未定。召太公而问曰:‘入殷奈何:’太公曰:‘臣闻之也;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不爱人者,及其胥余。’”

这段记载,与《说苑》所载内容相仿。不过“余胥”一词写作“胥余”,两者的含意也不一样。“胥余”已不属胥史等级,而是胥吏以外,比“余胥”更加低下的奴隶或刑徒了。例如商纣王时的“太师”箕子,因对纣王不满,被囚禁而装疯,甘当奴隶,所以《庄子》称他为“胥余”。

此外,《韩诗外传》、《六韬逸文》也都有关于周武王和姜太公上述那段谈话的记载,内容基本相同。由于这个传说,就产生了“爱屋及乌”这句成语。

我国自古流传一种迷信习俗,以为乌鸦是“不祥之鸟”,它落到谁家的屋上,谁家就要遭遇不幸。我国最古的一部诗歌集《诗经》的《小雅》部分,题为《正月》的一首诗里,就有“瞻乌爰止,于谁之家”。可见古人多厌恶乌鸦,而绝少有人爱它的。所谓“爱屋及乌”,是说:由于爱那个人,因而连他家屋上的乌鸦都不以为不祥,不觉得讨厌了。这句成语,一向被人们用作推爱的比喻。因为深爱某人,从而连带喜爱他的亲属朋友等人或其他东西,就叫做“爱屋及乌”,或称这样的推爱为“屋乌之爱”。

唐代诗人杜甫在《奉赠射洪李四丈》(射洪,地名,在今四川;李四丈即李明甫)的诗中,开头两句是:“丈人屋上乌,人好乌亦好”。宋朝人周敦颐的《濂溪诗》中有:“怒移水中蟹,爱及屋上乌”。宋朝人陈师道的《简李伯益》诗中也有“时清视我门前雀,人好看君屋上乌。”都是用的“爱屋及乌”这个成语典故。

爱屋及乌的意思

爱屋及乌à百iwūjíwū

中文解释-英文翻译

爱屋及乌的中文解释

以下结果由汉典提供词典解释

【解释】:因为爱一个人而连带爱他屋上的乌鸦。比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地关心到与他有关的人或物。

【出自】:《尚书大传·大战》:“爱人者,兼其屋上之度乌。”

【示例】:子存宠回上了小老婆,未免“~”,把他也看得同上客一般。◎清·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十四回

【近义词】:相濡以沫

【反义词】:爱莫能助、殃及池鱼

【语法】:连动式;作谓语、答定语、分句;含褒义,形容过分偏爱或爱得不当

爱屋及乌解释因为爱一个人而连带爱他屋上的乌鸦。比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地关心到与他有关的人或物。出处:《尚书大传·大战》:“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示例:子存宠上了小老婆,未免“~”,把他也看得同上客一般。(清·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十四回)【典故】:  传说,殷商末代的商纣王是个穷奢极欲、残暴无道的昏君(参看《助纣为虐》)。“西伯”(西部诸侯之长)姬昌,即后来的周文王,因为反对纣王曾被囚禁,想了很多办法才得以出狱。当时,周的都城在岐山(今陕西省岐山县),周文王回到岐山后,下决心要推翻商朝的统治。他首先聘得军事家姜尚(即姜太公)为军师,积极练兵备战,又兼并了邻近的几个诸侯小国,势力逐渐强大起来。接着,又将都城东迁至丰邑(今陕西省户县附近),准备向东进军。可是,迁都不久周文王逝世了。

周文王的儿子姬发继位,即周武王。姜太公继续担任军师。武王的同母弟姬旦(即周公),异母弟姬奭[shì](即召公)是武王的两个得力助手。同时,武王还得到了其他几个诸侯的拥护。于是,武王正式宣布出兵伐纣。大军在孟津(今河南孟县之南的一个黄河渡口)渡过黄河,向东北挺进,直逼商朝的朝歌(今河南淇县东北)。因为商纣王已失尽人心,军队也多不愿为他送命,于是逃的逃、降的降,起义的起义,朝歌很快就被攻克。纣王自杀,商朝就此灭亡。以后的八百年,便成了周的天下,称为周朝。

当周武王攻克朝歌之初,对于怎样处置商朝遗留下来的权臣贵族、官宦将士,能不能使局面稳定下来,武王心里还没有谱,因此有些担忧。为此,他曾同姜太公等商议。汉朝人刘向编撰的《说苑·贵法》里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

“武王克殷,召太公而问曰:‘将奈其士众何?’太公对曰:‘臣闻爱其人者,兼爱屋上之乌;憎其人者,恶其余胥。咸刘厥敌,使靡有余,何如?’”

大意是说:周武王打败了殷商,召见姜太公,问道:“该怎样对待他们的人员呢?”太公答道:“我听说,如果喜爱那个人,就连带喜爱他屋上的乌鸦;如果憎恨那个人,就连带夺来他的仆从家吏。全部杀尽敌对分子,让他们一个也不留,您看怎样?”

原文中所谓“余胥”,是指地位最低下的小吏,奴隶主贵族的管家之类。(余,末等的意思;胥;胥吏。)

汉朝人伏胜编撰的《尚书大传·大战》里也有类似的记载:

“纣死,武王惶惶若天下之未定。召太公而问曰:‘入殷奈何:’太公曰:‘臣闻之也;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不爱人者,及其胥余。’”

这段记载,与《说苑》所载内容相仿。不过“余胥”一词写作“胥余”,两者的含意也不一样。“胥余”已不属胥史等级,而是胥吏以外,比“余胥”更加低下的奴隶或刑徒了。例如商纣王时的“太师”箕子,因对纣王不满,被囚禁而装疯,甘当奴隶,所以《庄子》称他为“胥余”。

此外,《韩诗外传》、《六韬逸文》也都有关于周武王和姜太公上述那段谈话的记载,内容基本相同。由于这个传说,就产生了“爱屋及乌”这句成语。

我国自古流传一种迷信习俗,以为乌鸦是“不祥之鸟”,它落到谁家的屋上,谁家就要遭遇不幸。我国最古的一部诗歌集《诗经》的《小雅》部分,题为《正月》的一首诗里,就有“瞻乌爰止,于谁之家”。可见古人多厌恶乌鸦,而绝少有人爱它的。所谓“爱屋及乌”,是说:由于爱那个人,因而连他家屋上的乌鸦都不以为不祥,不觉得讨厌了。这句成语,一向被人们用作推爱的比喻。因为深爱某人,从而连带喜爱他的亲属朋友等人或其他东西,就叫做“爱屋及乌”,或称这样的推爱为“屋乌之爱”。

唐代诗人杜甫在《奉赠射洪李四丈》(射洪,地名,在今四川;李四丈即李明甫)的诗中,开头两句是:“丈人屋上乌,人好乌亦好”。宋朝人周敦颐的《濂溪诗》中有:“怒移水中蟹,爱及屋上乌”。宋朝人陈师道的《简李伯益》诗中也有“时清视我门前雀,人好看君屋上乌。”都是用的“爱屋及乌”这个成语典故。

解释:比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关心到跟他有关系的人或物。传说,殷商末代的商纣王是个穷奢极欲、残暴无道的昏君。“西伯”(西部诸侯之长)姬昌,即后来的周文王,因为反对纣王曾被囚禁,想了很多办法才得以出狱。当时,周的都城在岐山(今陕西省岐山县),周文王回到岐山后,下决心要推翻商朝的统治。他首先聘得军事家姜尚(即姜太公)为军师,积极练兵备战,又兼并了邻近的几个诸侯小国,势力逐渐强大起来。接着,又将都城东迁至丰邑(今陕西省户县附近),准备向东进军。可是,迁都不久周文王逝世了。周文王的儿子姬发继位,即周武王。姜太公继续担任军师。武王的同母弟姬旦(即周公),异母弟姬奭〔shì〕(即召公)是武王的两个得力助手。同时,武王还得到了其他几个诸侯的拥护。于是,武王正式宣布出兵伐纣。大军在孟津(今河南孟县之南的一个黄河渡口)渡过黄河,向东北挺进,直逼商朝的朝歌(今河南淇县东北)。因为商纣王已失尽人心,军队也多不愿为他送命,于是逃的逃、降的降,起义的起义,朝歌很快就被攻克。纣王自杀,商朝就此灭亡。以后的八百年,便成了周的天下,称为周朝。当周武王攻克朝歌之初,对于怎样处置商朝遗留下来的权臣贵族、官宦将士,能不能使局面稳定下来,武王心里还没有谱,因此有些担忧。为此,他曾同姜太公等商议。汉朝人刘向编撰的《说苑·贵法》里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武王克殷,召太公而问曰:‘将奈其士众何?’太公对曰:‘臣闻爱其人者,兼爱屋上之乌;憎其人者,恶其余胥。咸刘厥敌,使靡有余,何如?’”大意是说:周武王打败了殷商,召见姜太公,问道:“该怎样对待他们的人员呢?”太公答道:“我听说,如果喜爱那个人,就连带喜爱他屋上的乌鸦;如果憎恨那个人,就连带夺来他的仆从家吏。全部杀尽敌对分子,让他们一个也不留,您看怎样?”原文中所谓“余胥”,是指地位最低下的小吏,奴隶主贵族的管家之类。(余,末等的意思;胥;胥吏。)汉朝人伏胜编撰的《尚书大传·大战》里也有类似的记载:“纣死,武王惶惶若天下之未定。召太公而问曰:‘入殷奈何:’太公曰:‘臣闻之也;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不爱人者,及其胥余。’”这段记载,与《说苑》所载内容相仿。不过“余胥”一词写作“胥余”,两者的含意也不一样。“胥余”已不属胥史等级,而是胥吏以外,比“余胥”更加低下的奴隶或刑徒了。例如商纣王时的“太师”箕子,因对纣王不满,被囚禁而装疯,甘当奴隶,所以《庄子》称他为“胥余”。此外,《韩诗外传》、《六韬逸文》也都有关于周武王和姜太公上述那段谈话的记载,内容基本相同。由于这个传说,就产生了“爱屋及乌”这句成语。我国自古流传一种迷信习俗,以为乌鸦是“不祥之鸟”,它落到谁家的屋上,谁家就要遭遇不幸。我国最古的一部诗歌集《诗经》的《小雅》部分,题为《正月》的一首诗里,就有“瞻乌爰止,于谁之家”。可见古人多厌恶乌鸦,而绝少有人爱它的。所谓“爱屋及乌”,是说:由于爱那个人,因而连他家屋上的乌鸦都不以为不祥,不觉得讨厌了。这句成语,一向被人们用作推爱的比喻。因为深爱某人,从而连带喜爱他的亲属朋友等人或其他东西,就叫做“爱屋及乌”,或称这样的推爱为“屋乌之爱”。唐代诗人杜甫在《奉赠射洪李四丈》(射洪,地名,在今四川;李四丈即李明甫)的诗中,开头两句是:“丈人屋上乌,人好乌亦好”。宋朝人周敦颐的《濂溪诗》中有:“怒移水中蟹,爱及屋上乌”。宋朝人陈师道的《简李伯益》诗中也有“时清视我门前雀,人好看君屋上乌。”都是用的“爱屋及乌”这个成语典故。

“爱屋及乌”在心理学上被称为什么效应?

“爱屋及乌”在心理学上被称晕轮效应。

这种爱屋及乌的强烈知觉的品质或特点,就像月晕的光环一样,向周围弥漫、扩散,所以人们就形象地称这一心理效应为光环效应。

和光环效应相反的是恶魔效应。即对人的某一品质,或对物品的某一特性有坏的印象,会使人对这个人的其他品质,或这一物品的其他特性的评价偏低。

名人效应是一种典型的光环效应。不难发现,拍广告片的多数是那些有名的歌星、影星,而很少见到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因为明星推出的商品更容易得到大家的认同。一个作家一旦出名,以前压在箱子底的稿件全然不愁发表,所有著作都不愁销售,这都是光环效应的作用。

扩展资料

在日常生活中,“晕轮效应”往往在悄悄地影响着我们对别人的认知和评价。

比如有的老年人对青年人的个别缺点,或衣着打扮、生活习惯看不顺眼,就认为他们一定没出息;有的青年人由于倾慕朋友的某一可爱之处,就会把他看得处处可爱,真所谓“一俊遮百丑”。

晕轮效应其实是以一种以偏概全的视角去看待事物,其错误在于:

一,它容易抓住事物的个别特征,习惯以个别推及一般,就像盲人摸象一样,以点代面;

二,它把并无内在联系的一些个性或外貌特征联系在一起,断言有这种特征必然会有另一种特征;

三,它说好就全都肯定,说坏就全部否定,这是一种受主观偏见支配的绝对化倾向。

总之,晕轮效应会给人际交往造成一定的认知偏差,需要认清这种偏差,以此降低它对我们的误导。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光环效应

当然是A啦,题干就是晕轮效应的定义

A.晕轮效应就是在认知过程中放大了优点,百掩盖了缺点,有以点盖面的意思。就是你看到房子好,喜欢房子,连房顶上的度乌鸦也跟着喜欢了。

B.近因效应是说认知的时候对最后接触到东西比较敏感,是和首因效知应相对道应的。

C.首因效应也就是第一印象在认知中起重要的作用,与近因效应一起用于解释为什么我们背书的时候一头一尾记得清楚而中间却比较模糊。

D.皮格玛丽专翁效应也叫罗森塔尔效应或期望效应,简单的说就是“你说他好他就好,你说他坏他就坏”,就是按照你的期望发展变化,有梦想成真的意思。实际上,是心理属暗示的作用。

爱屋及乌什么意思?

【解释】:因为爱一个人而连带爱他屋上的乌鸦。比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地关心到与他有关的人或物。

【出自】:《尚书大传·大战》:“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

【翻译】:喜爱那个人,就连他屋上的乌鸦都觉得可爱。

【示例】:子存宠上了小老婆,未免“爱屋及乌”,把他也看得同上客一般。清·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十四回

【语法】:连动式;作谓语、定语、分句;含褒义,形容过分偏爱或爱得不当

【近义词】民胞物与、屋乌之爱

扩展资料:

近义词释义:

一、民胞物与?[mínbāowùyǔ]

【解释】:民为同胞,物为同类。泛指爱人和一切物类。

【出自】:宋·张载《西铭》:“民吾同胞,物吾与也。”

【翻译】:人民都是我的兄弟姊妹,万物与我都是天地所生。

【示例】:那里有一个是认真存了“仁人测隐”之心,行他那“民胞物与”的志向,不过都是在那里邀福。清·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十五回

【语法】:联合式;作宾语;指泛爱的一切人和物

二、屋乌之爱?[wūwūzhīài]

【解释】:因为爱一个人而连带喜爱他屋上的乌鸦。比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关心与他有关系的人或物。

【出自】:《尚书大传·大战》:“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

【翻译】:喜爱那个人,就连他屋上的乌鸦都觉得可爱。

【语法】:偏正式;作宾语;含贬义

“爱屋及乌”吧

解释:比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关心到跟他有关系的人或物。

传说,殷商末代的商纣王是个穷奢极欲、残暴无道的昏君。“西伯”(西部诸侯之长)姬昌,即后来的周文王,因为反对纣王曾被囚禁,想了很多办法才得以出狱。当时,周的都城在岐山(今陕西省岐山县),周文王回到岐山后,下决心要推翻商朝的统治。他首先聘得军事家姜尚(即姜太公)为军师,积极练兵备战,又兼并了邻近的几个诸侯小国,势力逐渐强大起来。接着,又将都城东迁至丰邑(今陕西省户县附近),准备向东进军。可是,迁都不久周文王逝世了。

周文王的儿子姬发继位,即周武王。姜太公继续担任军师。武王的同母弟姬旦(即周公),异母弟姬奭〔shì〕(即召公)是武王的两个得力助手。同时,武王还得到了其他几个诸侯的拥护。于是,武王正式宣布出兵伐纣。大军在孟津(今河南孟县之南的一个黄河渡口)渡过黄河,向东北挺进,直逼商朝的朝歌(今河南淇县东北)。因为商纣王已失尽人心,军队也多不愿为他送命,于是逃的逃、降的降,起义的起义,朝歌很快就被攻克。纣王自杀,商朝就此灭亡。以后的八百年,便成了周的天下,称为周朝。

当周武王攻克朝歌之初,对于怎样处置商朝遗留下来的权臣贵族、官宦将士,能不能使局面稳定下来,武王心里还没有谱,因此有些担忧。为此,他曾同姜太公等商议。汉朝人刘向编撰的《说苑·贵法》里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

“武王克殷,召太公而问曰:‘将奈其士众何?’太公对曰:‘臣闻爱其人者,兼爱屋上之乌;憎其人者,恶其余胥。咸刘厥敌,使靡有余,何如?’”

大意是说:周武王打败了殷商,召见姜太公,问道:“该怎样对待他们的人员呢?”太公答道:“我听说,如果喜爱那个人,就连带喜爱他屋上的乌鸦;如果憎恨那个人,就连带夺来他的仆从家吏。全部杀尽敌对分子,让他们一个也不留,您看怎样?”

原文中所谓“余胥”,是指地位最低下的小吏,奴隶主贵族的管家之类。(余,末等的意思;胥;胥吏。)

汉朝人伏胜编撰的《尚书大传·大战》里也有类似的记载:

“纣死,武王惶惶若天下之未定。召太公而问曰:‘入殷奈何:’太公曰:‘臣闻之也;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不爱人者,及其胥余。’”

这段记载,与《说苑》所载内容相仿。不过“余胥”一词写作“胥余”,两者的含意也不一样。“胥余”已不属胥史等级,而是胥吏以外,比“余胥”更加低下的奴隶或刑徒了。例如商纣王时的“太师”箕子,因对纣王不满,被囚禁而装疯,甘当奴隶,所以《庄子》称他为“胥余”。

此外,《韩诗外传》、《六韬逸文》也都有关于周武王和姜太公上述那段谈话的记载,内容基本相同。由于这个传说,就产生了“爱屋及乌”这句成语。

我国自古流传一种迷信习俗,以为乌鸦是“不祥之鸟”,它落到谁家的屋上,谁家就要遭遇不幸。我国最古的一部诗歌集《诗经》的《小雅》部分,题为《正月》的一首诗里,就有“瞻乌爰止,于谁之家”。可见古人多厌恶乌鸦,而绝少有人爱它的。所谓“爱屋及乌”,是说:由于爱那个人,因而连他家屋上的乌鸦都不以为不祥,不觉得讨厌了。这句成语,一向被人们用作推爱的比喻。因为深爱某人,从而连带喜爱他的亲属朋友等人或其他东西,就叫做“爱屋及乌”,或称这样的推爱为“屋乌之爱”。

唐代诗人杜甫在《奉赠射洪李四丈》(射洪,地名,在今四川;李四丈即李明甫)的诗中,开头两句是:“丈人屋上乌,人好乌亦好”。宋朝人周敦颐的《濂溪诗》中有:“怒移水中蟹,爱及屋上乌”。宋朝人陈师道的《简李伯益》诗中也有“时清视我门前雀,人好看君屋上乌。”都是用的“爱屋及乌”这个成语典故。爱不忍释

喜欢得舍不得放下。极言喜爱

爱不释手

见“爱不忍释”

爱才如命

见“爱才若渴”

爱才若渴

爱慕贤才就像口渴思饮一样。形容十分爱重人才

爱财如命

吝惜钱财就像吝惜自己的生命一样。喻过分贪财,非常吝啬

爱礼存羊

《论语·八佾》:“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后以“爱礼存羊”比喻为维护根本而保留有关仪节

爱莫能助

虽然同情,却限于条件无从帮助。语本《诗·大雅·烝民》:“我仪图之,维仲山甫举之,爱莫助之。”郑玄笺:“爱,惜也。仲山甫独能举此德而行之,惜乎莫能助之者。”

爱人以德

按照道德标准去爱护和帮助他人

爱手反裘

比喻愚昧不辨本末。语本汉刘向《新序·杂事二》:“魏文侯出游,见路人反裘而负刍。文侯曰:‘胡为反裘而负刍?’对曰:‘臣爱其毛。’文侯曰:‘若不知其里尽而毛无所恃耶?’”

爱素好古

《老子》:“见素抱朴,少私寡欲。”《论语·述而》:“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於我老彭。”后以“爱素好古”谓爱好朴质,不趋时尚

爱屋及乌

谓爱其人而推爱及与之有关的人或物。语本《尚书大传》卷三:“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

爱惜羽毛

汉刘向《说苑·杂言》:“夫君子爱口,孔雀爱羽,虎豹爱爪。”后以“爱惜羽毛”喻珍惜自己的名声

爱憎分明

爱什么,恨什么,态度很鲜明

兼爱无私

泛爱大众,对人无私心。无,本作“无”

克爱克威

《书·胤征》:“威克厥爱,允济;爱克厥威,允罔功。”后因以“克爱克威”谓恩威得当而使人心悦诚服

敬上爱下

尊敬在己之上者,爱护在己之下者。谓待人谦恭有礼

敬时爱日

谓珍惜时间

敬天爱民

敬奉天命,爱护百姓

敬贤爱士

尊重和爱护有才德的人

乐山爱水

爱好山水风光

色衰爱弛

谓因容颜衰老而失去爱宠

畏天爱民

敬畏上天,爱怜下民

嫌贫爱富

嫌弃穷者,喜欢富者。多用于女子婚嫁时的一种标准

孝子爱日

谓珍惜与父母共处的岁月,能及时行孝

拥政爱民

军队拥护政府,爱护人民

楚楚可爱

形容陈设整齐,令人喜爱

分情破爱

谓对原所爱之人不忠,移情于新欢

男欢女爱

语出晋陆机《塘上行》:“男懽智倾愚,女爱衰避妍。”后以为男女亲昵欢爱之词

甘棠遗爱

旧时对巳卸职的地方长官的颂词

洁身自爱

见“洁身自好”

强食自爱

劝慰人的话。谓努力加餐,保重身体

束身自爱

犹言束身自修

谈情说爱

谈恋爱

屋乌推爱

犹言爱屋及乌

屋乌之爱

犹言爱屋及乌

什么是爱屋及乌?

殷商末代的商纣王,是中国历史著名的暴君。他穷奢极欲、残暴昏庸,天下人对他极为愤恨。西伯(西部诸侯之长)姬昌因反对纣王,被囚禁了起来,历尽辛苦才得以出狱回到岐山。姬昌回到岐山后,自立为周文王,决心用武力推翻商朝的统治。他积极练兵备战,同时聘得了一代军事奇才姜尚(人称姜太公)做他的军师,还兼并了邻近几个较小的诸侯国,势力逐渐强大。为讨伐商纣王做好充分的准备之后,周文王逝世了。

周文王的儿子姬发继承了王位,称周武王。姜太公继续担任军师,辅佐武王。周武王还有两个得力助手,就是姬旦(人称周公)与姬奭(人称召公)。时机成熟后,周武王正式宣布出兵讨伐商纣王。因为纣王早已失去人心,周武王的军队势如破竹,很快便攻克了京城朝歌,商纣王自焚而死。商纣王死后,武王认为天下尚未安定,心里很是不定。攻克朝歌之后,如何处理商朝遗留的人员,也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为此,武王向姜太公讨教。姜太公说:“我听说,如果喜欢一个人,就会连他屋上的乌鸦也会爱惜;如果憎恶一个人,就会对他的仆从家人也感到讨厌(“臣闻爱其人者,兼爱屋及上之乌;憎其人者,恶其余胥。”余胥,指地位低下的小吏。)照这样来对待商朝的臣民,怎么样?”周武王善待商朝的官吏与百姓,国家很快便安定下来。

爱屋及乌的典故

爱屋及乌比zhidao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关心到跟他有关系的人或物。

汉朝人刘向编撰的《说苑·贵法》里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武王克殷,召太公而问曰:‘将奈其士众何?’太公对曰:‘臣闻爱其人者,兼爱屋上之乌;憎其人者,恶其余胥。咸刘厥敌,使靡有余,何如?’”

大意是说:周武王打败了殷商,召见姜太公,问道:“该怎样对待他们的人员呢?”太公道:“我听说,如果喜爱那个人,就连带喜爱他屋上的乌鸦;如果憎恨那个人,就连带夺来他的仆从家吏。全部杀尽敌对分子,让他们一个也不留,您看怎样?”

扩展资料:

爱屋及乌是一个汉语成专语,读音是àiwūjíwū,意思是因为爱一个人而连带爱他屋上的乌鸦。比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地关心到与他有关的人或物。作谓语、定语、分句;含褒义,形容过分偏爱或爱得不适合。

出处:

《尚书大传·大战》:“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

[语出]《尚书大传》卷三:“纣死;武王皇皇;若天下之未定;召太公而问曰:‘入殷奈何?’太公曰:“‘臣闻之也: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

[正音]及;不能读作“jǐ”。

[辨形]乌;不能写作“鸟”。

参考资料:爱屋及乌—百度百科

《尚书大传·大战》:“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

商朝末年,商纣王沉迷于酒色,不好好管理国家,导致朝廷乌烟瘴气,老百姓怨声载道。西方的周国首领姬昌不堪忍受,决定起兵反抗。他积极训练军队,准备推翻商朝的统治,可惜东进伐商计划还没能开始实施,姬昌就去世了。

姬昌的儿子姬发称王,也就是周武王。武王知人善用,不少贤才都投奔到他那里。在姜太公、周公姬旦、召公姬爽的辅佐下,武王联合其他诸侯出兵讨伐商。诸侯联合军与商朝的军队在一个叫牧野的地方交兵,这场仗打得很顺利,为什么呢?因为商朝的士兵根本就不想打,纣王失尽人心,自知大势已去,只得自焚而死。商朝就此灭亡。

纣王一死,商朝一灭,武王反而更加头疼。商朝剩下的士兵该怎么处理?万一有顽固派想要造反呢?真让人为难!于是他先召见了姜太公,问:“进了殷商的都城,这旧王朝的士兵该怎么处理呢?”

姜太公摸了摸胡子:“我听说过一个故事,一个人对他的邻居说:‘你房子上的乌鸦长得可真好看。’其实这个人并不是真喜欢这只乌鸦,而是喜欢这户人家的房子。反过来理解的话,这个人如果不喜欢这家的房子,那么连带着房子上站着的乌鸦都很厌恶。我们厌恶纣王,所以连带着对这些士兵一起厌恶,我以为一个都不能留下。”武王一听,心想如果这么做,那我不也像纣王一样暴虐了吗?万万不可。

召公上前一步说道:“我以为有罪过的人就应该受应有的惩罚,没有罪过的人就应该留下,大王,我们把所有有罪的人都杀了,这样可好?”武王想了想,依然觉得不妥当。

这时周公说:“大王啊,我们应该让所有人都回到家里,耕田种地养活自己。您不应该特别偏爱自己的臣民,而是要用仁德的政策来感化所有的臣民。”

武王一听,十分赞同。他就放了所有商朝的士兵,让他们安全回到家中,使人心稳定。渐渐地,西周强盛了起来。

日常生活中,我们会“爱屋及乌”,但是要避免“恨屋及乌”,要做一个心胸宽阔的人。

——本文选自《中国老故事:成语故事》(广西师大出版社,2019年4月,亲近母语编写)

从五帝夏商周到唐宋元明清,以清晰的历史朝代为脉络,精心遴选300余个成语;

100余幅生动精美的手绘插图;

5—8岁亲子共读,极佳的亲子共读读本;

8岁以上独立阅读,生字难字全部注音;

“亲近母语”团队精心编创,以优美、流畅的现代母语重述,以现代价值解读。

爱屋及乌的故事:商朝有个皇帝叫纣王,他很坏,zd对百姓们很不好。一天,周武王带着军队把纣王打败了,并抓了很多人。周武王把姜太公、召公和周公叫来,问他们如何对待这些人。姜太公说:“如果喜欢一个人,就连他屋上的乌鸦也要喜欢。”“版如果不喜欢那个人,就把他周围的人也杀掉吧!”姜太公建议道。召公说:“有罪的就杀掉,没有罪的就让他继续做官吧。”周公说:“我看还是让他们回到自己家里耕地吧。”武王很同意周公的意见,于是他把抓来的人放回家种田了。从此,武王非常爱自己国家的人民权,国家变得非常安定。“爱屋及乌”就是说,喜欢一个人就会喜欢他身边的一切。

这个典故是有历史背景的。

‘爱屋及乌’是指因为爱一个人而连带爱护停留在他屋顶上的乌鸦。这个成语用来比喻非常喜爱某人,从而连带爱及和他有关的人或物,最早出于《尚书大传·大战》中周武王与姜太公之间的对话。

“纣死;武王皇皇;若天下之未定;召太公而问曰:‘入殷奈何?’太公曰:“‘臣闻之也: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

原来,商朝末代君主帝辛(纣王)穷兵黩武、不得人心,西岐一个叫做周的方国在首领姬发(周武王)决心讨伐商朝。在军事姜尚(太公)、同母弟姬旦(周公)和异母弟姬奭(召公)的辅佐下,联合各路诸侯讨伐纣王,并在牧野之战中击败了商军。此后,纣王自焚、商朝覆灭,周朝从此建立起来。

然而,周武王在纣王死后却并不感到安宁,依然觉得天下还没有安定,于是就召见太公、周公和召公前来商议。之所以能让武王有如此强烈的忧患意识,一方面在于当初与周人一同推翻商朝统治的诸侯坐镇各方、急需安抚(这其中尤其以南方的楚人势力最大);另一方面则在于商朝灭亡之际的国力尚未完全衰落、其东征东夷的军事力量犹存。如何安抚这些非嫡系(甚至是前朝)势力,成为周武王巩固统治的关键。

武王问及三位辅佐大臣,“进了殷都(商朝后期都城),对于前朝的士众应该如何处置呢?”

对此,太公、召公和周公分别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回答。太公的回答便如前文所述,认为“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故而不喜欢一个人,也就会厌恶他人的墙壁篱笆。其潜台词就是建议武王杀尽全部敌对分子,一个也不留。对于太公的回答,武王并不满意,他很清楚在周人初定天下的局势下,不宜节外生枝、再起刀兵。

接着,召公上前提议将这些前朝旧人依据是否有罪划分,诛杀有罪的、留下无罪的。对于这样的提议,武王依然不是很满意。毕竟是否有罪完全取决于周人的立场,作为前朝旧人的殷商臣民未必会信服,更何况这也不符合周武王期盼天下安定的心愿。

这时候,周公旦上前对周武王说,应该遣散这些前朝部众,全都不予以追究。同时他还建议武王不偏爱自己的旧友和亲属,用仁政感化普天下的人。武王听了周公的话之后非常高兴,心中豁然开朗。于是,武王就按照周公的方式去颁布政策广泛分封诸侯到各地,并且安顿了殷商遗民(纣王庶兄微子被分封至宋、纣王叔父箕子建朝鲜),从此西周也变得更加强大了。其实,不论是分封天下诸侯还是安抚前朝遗民,都是周人依据当时的形势、为了尽快建立起稳定的天下秩序而采取的措施。后来到了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竞相争鸣,其中儒家以周公旦作为开创周礼的宗师,此后的儒家经典大多对周公旦的仁政思想大加推崇和赞扬。

伴随着《尚书大传》的传播,人们对这则故事中姜太公所提及的“爱屋及乌”的提法逐渐熟知,从此以“爱屋及乌”作为推爱的比喻,或者称这样的推爱为“屋乌之爱”(“屋乌及爱”)。

成语,出处汉·伏胜《尚书大传·大战》:“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因为爱一处房子,也爱那房顶上的乌鸦。比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地关爱与他有关系的人或物。说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或事物)的关爱到了一种盲目热衷的程度。用法:作谓语、定语、宾语;形容过分偏爱。

【典故】

传说,殷商末代的商纣王是个穷奢极欲、残暴无道的昏君(参看《助纣为虐》)。“西伯”(西部诸侯之长)姬昌,即后来的周文王,因为反对纣王曾被囚禁,想了很多办法才得以出狱。当时,周的都城在岐山(今陕西省岐山县),周文王回到岐山后,下决心要推翻商朝的统治。他首先聘得军事家姜尚(即姜太公)为军师,积极练兵备战,又兼并了邻近的几个诸侯小国,势力逐渐强大起来。接着,又将都城东迁至丰邑(今陕西省户县附近),准备向东进军。可是,迁都不久周文王逝世了。

周文王的儿子姬发继位,即周武王。姜太公继续担任军师。武王的同母弟姬旦(即周公),异母弟姬?#93;(shì)是武王的两个得力助手。同时,武王还得到了其他几个诸侯的拥护。于是,武王正式宣布出兵伐纣。大军在孟津(今河南孟县之南的一个黄河渡口)渡过黄河,向东北挺进,直逼商朝的朝歌(今河南淇县东北)。因为商纣王已失尽人心,军队也多不愿为他送命,于是逃的逃、降的降,起义的起义,朝歌很快就被攻克。纣王自杀,商朝就此灭亡。以后的八百年,便成了周的天下,称为周朝。

当周武王攻克朝歌之初,对于怎样处置商朝遗留下来的权臣贵族、官宦将士,能不能使局面稳定下来,武王心里还没有谱,因此有些担忧。为此,他曾同姜太公等商议。汉朝人刘向编撰的《说苑·贵法》里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

“武王克殷,召太公而问曰:‘将奈其士众何?’太公对曰:‘臣闻爱其人者,兼爱屋上之乌;憎其人者,恶其余胥。咸刘厥敌,使靡有余,何如?’”

大意是说:周武王打败了殷商,召见姜太公,问道:“该怎样对待他们的人员呢?”太公答道:“我听说,如果喜爱那个人,就连带喜爱他屋上的乌鸦;如果憎恨那个人,就连带夺来他的仆从家吏。全部杀尽敌对分子,让他们一个也不留,您看怎样?”

此外,《韩诗外传》、《六韬逸文》也都有关于周武王和姜太公上述那段谈话的记载,内容基本相同。由于这个传说,就产生了“爱屋及乌”这句成语。[3] 汉朝人伏胜编撰的《尚书大传·大战》里也有类似的记载: “纣死,武王惶惶若天下之未定。召太公而问曰:‘入殷奈何:’太公曰:‘臣闻之也;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不爱人者,及其胥余。’”

我国最古的一部诗歌集《诗经》的《小雅》部分,题为《正月》的一首诗里,就有“瞻乌爰止,于谁之家”。可见古人多厌恶乌鸦,而绝少有人爱它的。所谓“爱屋及乌”,是说:由于爱那个人,因而连他家屋上的乌鸦都不以为不祥,不觉得讨厌了。这句成语,一向被人们用作推爱的比喻。因为深爱某人,从而连带喜爱他的亲属朋友等人或其他东西,就叫做“爱屋及乌”,或称这样的推爱为“屋乌之爱”。 唐代诗人杜甫在《奉赠射洪李四丈》(射洪,地名,在今四川;李四丈即李明甫)的诗中,开头两句是:“丈人屋上乌,人好乌亦好”。宋朝人周敦颐的《濂溪诗》中有:“怒移水中蟹,爱及屋上乌”。宋朝人陈师道的《简李伯益》诗中也有“时清视我门前雀,人好看君屋上乌。”都是用的“爱屋及乌”这个成语典故。